【天涯茶话】“荔枝沟”知茶事

2019/7/21 16:52:11



文/龚梓



(作者简介:龚梓,80后,湖北云梦人,三亚市法学会会员,法政边缘人,茶友、书友,海南民俗文化爱好者,工作之余,喜欢逛书店,藏书喝茶。)

QQ截图20190721164903.jpg


荔枝沟有我来海南后第一个工作单位,记录我在这个地方喝茶的成长史。12年我从司法警校毕业,来到位于荔枝沟的省直某戒毒所,在这度过了难忘的六年时光,同时在这里也有了我与海南及茶的故事,也正式延续了我对茶的认知和兴趣。荔枝沟是接近三亚市区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地方,话说城乡结合部称谓略显乡土气,但荔枝沟还算有点人文底蕴,虽然无荔枝树,附近却有海南热带海洋学院、三亚学院、三亚城市职业学院等高校,加上三亚学院旁有个叫落笔洞的地方,因在落笔洞里发现了人类一万年前的活动遗迹,多少赋予了这个地方一点历史底蕴,也因为这个原因,我在这里接触到了更多同样爱书喜茶的书友茶友,通过话题延展,也加深了我对茶体验的旅程。

虽然三亚本地最具历史厚重感的地方,是经枯竭的宁远河流过的崖城古镇,这里区域历史厚重,以水南村尤甚,据史料,自西汉至北宋千余年,崖城一带的开发主要在水南一方。如隋朝的临振郡,唐朝的振州及宁远县,北宋的崖州或吉阳军,其治所代代相因,一直盘桓在水南一村,以至于一千多年前,曾任北宋宰相的卢多逊被流放至崖城是这样描写水南村之景——“珠崖风景水南村,山下人家林下门。鹦鹉巢时椰结子,鹧鸪啼处竹生孙。鱼盐家给无墟市,禾忝年登有酒樽。远客仗藜来往熟,却疑身世在桃源。”时至今日,水南村依旧古老,布满明清时代古屋,与崖城镇上还清晰可见完整的南洋骑楼古建集群相互映衬,共述崖州千年历史。

有历史故事的地方,需要慢慢品,镇上骑楼是个好去处,因为有骑楼的地方,多半是商业集中崖城人喝老爸茶谈天和“交流发财心得”打码的地方,只见骑楼内店铺林立,人声鼎沸,三两人一桌,一壶海南五指山红茶或白沙绿茶,三两个菠萝包,一张彩票纸,就是一天。陪伴这老时光的还有背靠骑楼,在路边的林荫处,嚼着槟榔,用石灰粉涂捞叶卖槟榔的那个身体硬朗的海南阿婆,她们如同活化石般静默的诉说着远去崖州和现代三亚的故事——也有了我与同事们、茶友们喝茶的妙趣,几人在同一个茶桌前,泡一壶茶,吮饮润喉,静默聆听,在不同语境、话题和氛围中,转动大脑,片刻思考互动,获得同样的感知,从三亚到海南全岛,由陌生到逐渐熟悉,知道海南的种种风情历史民俗趣事,顺便吐槽吐槽工作上的烦恼,片刻惬意的时间堆积,自然由初来岛的排斥到了热爱,喝茶更多了。

喝茶这件事,我从没想过能有这个机会,拿出来跟人分享。作为一个80尾90头不愿被10后叫大叔的青年人,我并不是生长在云南、福建、台湾这样茶叶的原产地或者广东潮汕、香港、海南等喝茶习俗丰盛的地方,随着我对茶的深入了解,我才观察和体会到在这些地方,喝茶是人们工作生活的一部分,茶具已经进化为他们体外的零部件。家家会根据个人喝茶喜好和经济实力状况,都有个或简单或复杂的茶盘,喝茶往往带着厚重的生活仪式感。而我爱喝茶,对茶的兴趣,完全是意外。



 塑料杯来泡茶


    在我的老家鄂东北地区的孝感,因接近信阳毛尖的主产区信阳的浉河罗山,濒临大别山区南麓丘陵地带,本身也产茶,有孝昌周村龙井、大悟悟道贡芽等小众绿茶,但在我的记忆中,老家人喝茶的不多,多半是过年的时候,家里备着点,为显示尊重,迎接客人们泡的,平时都不喝。我从小对喝茶的印象,就是爸爸在我读高中的时候,带回了一盒孝昌周村龙井,那会正值过年,当家里有客人来了,我就负责泡茶,拿一次性塑料杯、投茶叶、加热水、上茶,完了,看着茶叶迅速舒展开,那会根本不知道绿茶用80℃—85℃水冲泡,讲究点的还用山泉水泡。只觉得是大人们交待一个热情待客的方法,其他的没啥了,等到了海南工作才知道,用一次性塑料杯泡简直是对来客及茶叶的亵渎。

然而,塑料杯的周村龙井却是我探索茶世界的巨大一步——杯中秘境,做完作业的闲暇,逮到机会,我就从茶叶罐中掏出几片茶叶偷偷尝尝。上了大学后,在帝都南大门保定,喝茶氛围也不浓郁,只能在超市遇到茶店,自然也会走两步看看,由于生活费有限,茶叶买的也不多,通常超市做活动的时候,买上二两自我感觉看得过去的绿茶,一个学期的量,大概就够了,泡茶的时候也换成1000ML的运动塑料水壶,不太讲究,在大水壶里泡了一天的茶叶,没有过多追求味觉的感知,即便是有点苦,涩涩的,也感觉学习累了,喝上两口很提神解渴。

 


初识白沙绿茶


真正认知茶是正式参加工作,接触到我第一个领导加老大哥培清同志以后,才彻彻底底开启了我的饮茶科普之旅。说起这次相遇,纯碎是当时在荔枝沟的工作性质所决定,我所在的单位工作比较繁琐单一,管控琼南八市县强制隔离戒毒人员,一上班就连轴转,我所在的基层大队白天被各种事务性的活堆积,直到晚餐结束,把这群人点完名,清点人数都上楼后,我和值班的小伙伴们才可以休息和吃饭,那会我常和队领导的老吴搭班组合,每到值班的时候,他都会提前预备两个大口吃肉的菜,犒劳下我们白天紧张忙碌绷紧的神经,但进入话题往往是吃完肉的海南白沙绿茶,刮油去腻,疗效不错。紧接着值班多了,有机会品尝到了老吴更多海南的茶,国字头的海南农垦金鼎红茶、五指山金鼎绿茶、南海绿茶、白马岭红茶及“椰仙”、“水满润红”、“品香园”等海南本地品牌茶,但老吴独爱白沙绿茶,通常是盖碗、分茶器、几个小茶杯,值班三个人分而饮之,喝茶话题不可少,老吴是主角,老吴在三亚当过武警,在海南建省后“经济活动最活跃”的时候参军,打黄打非缉毒查赌除暴反恐样样都干过,自然是个生活包袱多、幽默感十足的中年段子手,加上他那不标准的广西钦州普通话,漏出两颗洁白兔牙的调皮表情,绘声绘色声情并茂的讲述,更是为他的段子添茶不少,白沙绿茶随之也添换了不少,相比白天琐碎忙碌,夜晚实在是太美好,时不时眼睛还要盯着监控屏幕,怕有啥事,但因为有老吴有白沙绿,值班的寂寞早已散去,也从未发生过任何监管安全事件,那段时光也是我工作后最开心的日子,老吴打开了我对茶的认知。

 


 五指山茶行“特供”


老吴白茶绿茶的“特供”来自荔枝沟市场南新农场旁的五指山茶行,我从老吴口中打探到后,想探个究竟。因为那时单身狗一枚,平日里除了值班,别无去处,五指山茶行成了闲暇之地首选,也在这里深度了解体验品鉴到除白沙绿茶外,全国各地各类茶,这得益于大我五岁的茶店主人卢老板,松华兄。松华兄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学的绘画一类的专业,刚好在武汉上的学,因我来自武汉边上的孝感,一聊开了,多少有些亲切感,慢慢的由人到茶,渐渐熟络。松华兄,祖籍潮州,凤凰单丛的原产地,家族做茶生意,他的父母早年从潮州飘到五指山就是支援海南岛垦荒种茶的,也是海南农垦五指山茶场工人——采茶、制茶、销售所有环节都经历过,所以松华兄打小就是彻彻底底闻着国有茶场茶香长大的。毕业后,考虑父母年老,需要照顾,回到三亚,加盟其父亲经营的三亚小有名气的五指山茶行,在荔枝沟驻扎,单独创业开店了,店牌名字不变,还是五指山茶行,因其学美术的原因,悬挂店名的牌匾“松风煮茗”格外显眼,出自海南热带海洋学院一位爱到他茶店买茶的名家书法作品,加上店内深处刺猬紫檀红木柜里放满他到江苏宜兴搜罗的宜兴名家紫砂壶,为这个店里多了些雅气,因其茶物美价廉,生客熟客逐渐多了,松华兄站稳了荔枝沟这个城乡结合部市场,生意也逐渐红火起来。我时常在他店里蹭茶喝,也拿好茶与他分享,在他那张收银台沙比利茶盘上喝到了正宗的五指山水满乡绿茶、五指山野生红茶、滇红、金骏眉、竹叶青等等他不对陌生客开放的好茶,可以说系统的初步茶知识来源于松华兄的五指山茶行。

 


 金顶家园小茶桌


初步的茶知识具备了,深度了解就靠记忆和空间闲暇了。这个开始于我在金顶家园的小日子,因为捡漏,分了一套单位的房,我有了自己的房子,能够按照自己的思路和之前喝茶的经历,借鉴别人的茶室设计,在自己的客厅布置一张茶桌和茶盘,背靠中式装修风格客厅里的大书架,营造一种更适合喝茶聊天的环境氛围,书架上有一格放满了我在淘宝、当当、亚马逊买的茶书,多达三十余本,因为我有个习惯,只要是在微信上各书评公号荐的新出茶书,只要看得顺眼,毫不犹豫,立马买下,对于买书,我从不客气,买书是我上大学和工作后,买监狱学、戒毒管理学等专业书籍积累的习惯,我认为由专业内延伸到专业外,其实不矛盾,阅读知识在增长,思维都是可以复制借鉴的,也因茶书,我了解了更多的茶,也在淘宝上搜罗了更多品种的茶买下,算了算,我总共买过铁观音、正山小种、金骏眉、碧螺春、信阳毛尖、福鼎白茶、滇红、普洱、安化黑茶等大众茶,也买过恩施玉露、宜兴红茶、太平猴魁、六安瓜片、日照绿茶、霍山黄芽等地域性明显占据本土市场的茶,也买过蒙顶甘露、江夏碧舫、安吉黄金芽、竹溪箭茶、五峰毛峰、汉中仙毫等小众茶,还有中粮旗下中茶、大益茶等国内大品牌,总之这些绿茶红茶黑茶黄茶乌龙茶等等都在淘宝购入,看评论和店家聊天,判断茶叶品质好坏,时间久了,基本都能分析出茶的好坏来,因为买的基本是合适自己消费能力的口粮茶,满意度还算比较高,偶尔也奢侈一把,买上一两明前的碧螺春、信阳毛尖尝尝鲜,喝到最后茶末都不浪费,直接倒入玻璃杯中,最后养成一种习惯,每喝到一款茶,我就努力记住滋味和口感。喝的久了,也遇见了单位同样爱茶的刘团座、欧阳太医、莫太医、天翔兄及标爷、松教、健康哥、二爷等,时常邀约他们到家一起来品鉴,跟有经验的人一起喝,看看他们怎么品尝、如何评价,在茶桌上保持谦虚、保持倾听和观察,一般我们会对着网络电视放上两部堪称“业界良心”的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和《茶界中国》,一起追着纪录片喝茶,也是我喜欢与他们喝茶最大的乐趣。慢慢的从单位墙内走向墙外,小茶盘迎来了更多的茶友,只要遇上了,邀上众茶友同事,随即举办了更多的主题茶会,喝茶成了一种交流载体,迎来了更多的生活体验,除却了紧张值班备勤工作的忙碌和劳累,有了更多写作素材,构建了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

 

丫髻玉螺茶之情 


    在我喝茶的路上遇到张晶校长,对我的影响很大。话说喝过最难忘的茶不是岁月鎏金的熟普、香高的武夷岩茶肉桂,而是我的偶像——国内监狱学研究权威江苏司法警校张晶校长赠与的产自常州丫髻山的丫髻玉螺茶。说起与校长的相识多半还是与他的书结缘,与墙内工作相关。我对监狱学的启蒙之旅就开始于校长首部专著2003年海潮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监狱制度从传统走向现代》,让我在保定专业课学习之外对监狱有个一个全新的认知,原来刑罚执行也有她的法理和哲学,监狱绝不是简简单单看人的工作,而是一个法学江湖、社会学高粱地、心理学试验场,后来又在图书馆三楼看到了校长另一本书《正义试验》及更多的书。在海南参加工作后,因工作需要和研究兴趣,我想把监狱学矫正理念移植转化到戒毒工作中,于是继续追校长的书《深度矫正——现代监狱制度的理论逻辑》、《望知兴叹》《囚权主义》《第三代囚犯》等,并在孔夫子旧书网把昔日追的校长著书收集齐。

    受校长书启发,自己关于戒毒工作思考的小论文时常也变成铅字,也有了小稿费,也有机会奢侈买一两特级毛尖犒劳下自己,继续喝茶、买书、阅读、写作。16年的时候偶尔看微信朋友圈,在“我的了无”微信公众号看到关于监狱学思考的文章,我看到里面熟悉的观点和论述,我想这就是张晶校长的公号,赶紧在留言处写下自己的思考,没想到精选后还得到校长回复,并让我加他的个人微信,于是有幸与校长线上请教互动,随着时间推移,交流加深,恰逢16年12月,得知校长来海口开会,我值完班后,迫不及待从三亚到海口,只为见我的学术偶像一面,到了校长住的酒店,校长早早在酒店门口等我,等到了房间,只见校长茶水已准备好,用的取自我海口火山口椰树矿泉水,泡的就是丫髻玉螺,递给我的时候,介绍说这个茶产自创建于1952年的江苏省竹箦茶场,是原江苏监狱独有的农产品,茶叶取自明前芽头,茶芽细嫩,色泽碧绿,卷曲如螺,基本类似原产苏州东山的碧螺春,龚梓,你尝尝,看看这江苏绿茶怎么样?那天也不知道聊了什么,只觉得时间过得好快,我俩自斟自饮,畅快,开水喝了一壶,我得知校长也是资深茶友,还在位于桃花坞路的警校开了个“校长茶约”的小茶铺,为学生设置主题,斟茶品茗,答疑解惑,开启心智,将他读书这个无用之用理念传递给更多人。临别前张晶校长知我平日也有喝茶习惯,说:“不好意思,出差走得急,这还有一小盒,龚梓你回去看书时候喝”。

    回到三亚后,我却一直没舍得喝,放在冰箱里保鲜着,待2017年6月校长个人成长散文集《望知兴叹》出版后,我充满仪式感拿出冲泡,烧开85℃农夫山泉,洗杯、投茶、冲泡,只见茶叶徐徐舒展,叶芽幼嫩可见,口中生鲜,滋味恬淡,亦可窥丫髻山竹箦农场茶园碧波荡漾,山中隐翠,一口微吮,边阅读边品鉴校长赠与的丫髻山鲜绿,回味书中校长的奋斗史,激励着监狱工作的后继者们,更鼓舞着我,引领我走向书斋,得知监狱学及其他相近学科未曾具想之一隅,布道偶得,探寻墙内理性更深处。


与茶相识,是为缘,能够遇上与茶相关人和事,是为幸,爱上这一片东方树叶赐予我在荔枝沟工作生活五颜六色斑斓体验,是为福。喝茶,对于我,真的很好,我还将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