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5级新生开学典礼暨军训总结大会上的讲话

2015/10/12 16:49:44


《大学教育所知的和难解的》    


  诸位同学进大学之门是来求知的,但求知的途径很多,不唯大学一门;如果说是来取得学位获得人生进阶基础的,获得文凭学位需要一定条件;再如果说体验大学生活的,我们需要温馨提示大学的通行规则。
    
  大学有一定所知,大学教育有一定之规
    
  虽然信息技术挑战教育传统内容和方式,但大学一般还是会执拗的认为:
    
  资讯不能替代知识,阅读也不代表智慧,社交能力不等于沟通能力,活动行动与实践还存在距离。
    
  大学乐于坚持:
    
  更权威的知识来自学习知识体系;
    
  更有效的知识学习来自个人兴趣;
    
  更有用的知识学习来自解决问题;
    
  更卓越的学习来自创新、颠覆性的观念和方法;
    
  更值得重视的学习来自跟进技术突破;
    
  虽然大学教育有所知、有所坚持,但却有诸多难为、难解的,尤其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专注于知识比分散注意力更有利于学习,
但以“丰富选择性”为追求的现代大学教育,如何确认对每个具体的人而言,沉迷书海、实验室,或跟踪技术、时尚,或热衷交友、恋爱、兴趣爱好、热点时事、社会活动等等,哪些是干扰,哪些是促进?不同学者、校长各有主张,形成不同教风、校风,都各有道理,对统一的大学教育这似乎不是难题,但对一生只有一次机会的大学生个体而言却很难有标准答案;所以,大学教育就守住课程底线;

  二、按过来人的经验,有许多大学时期得失警言:专注读书好,知识比社会活动重要;实践比死读书有用;大学不可不谈恋爱;需要交一帮朋友;特立独行才有意义;顺应社会更有价值;校园生活体验思想漫游才是大学真谛;创业要乘早,等等,这些经验之谈分别属于不同时代、不同的人生成功或失落的感悟,大学教育很难说,每个经典警言对谁更适合,都做到显然没有时间,平衡做到可能哪方面都不突出;所以,大学教育就守住学分底线;

  三、在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社会急剧转型、生活持续变迁的中国,读书求知阶段不可能回避对中国事业的理解。中国有会议、课堂、报刊、电视等主流传播主张,也有网络、茶余饭后的个人化的声音,许多公共领域社会事务,学者和市民的看法类似,都自说自话,这是一个生气勃勃的历史阶段,也是一个恼人闹心的社会过程,解决中国梦方方面面的社会心理契约工程的方案还并不确定,远未完善,主导、主流再到主体还有漫长距离,太多主意、主张以致于主义也太不靠谱。大学知识学习需要质疑,大学人才培养需要为未来计,两者之间还存在一定紧张,大学也有自己的苦恼、困惑;所以,大学教育要守住法制、公德的底线,也必要提高德育的上线。

  守住底线的大学教育,还有志趣、责任坚守《大学守恒的价值》,供大学生选择:

  大学教育守恒的价值是什么?

  学术训练
  
  这是指好奇、质疑以形成想象力、判断力、反思力、求知兴趣和解惑方法;

  价值观教育
  
  这是说思想漫游、历险、引导以形成是非美丑价值观、理想梦想、社会责任,经历超功利的精神洗礼;

  学科专业研习
  
  即进入知识体系与特定专业;

  能力培养
  
  即习得先进技术和喜欢创新;

  情感经历
  
  即领悟友情爱情等人类良知良善;

  未来导向
  
  追寻前沿知识、时尚潮流,探索未知;

  虽然大学主张一贯如此,但那些年和这些年大学生在校普遍更喜欢、悦纳、追寻什么?

  要承认,几乎在上述所有六个基本面上,多数大学生的每项偏好与大学教育的主导一直都有偏差, 我们逐一比较:

  比较大学期待培养的想象力、判断力、逻辑思维、解惑方法,许多大学生更愿意质疑,跟随自己或同学的兴趣;

  比较大学期待培养的是非美丑价值观、理想、社会责任等超功利精神洗礼,许多大学生更愿意思想漫游与历险、做梦逐梦;

  比较大学期待培养学生的知识体系,许多大学生更愿意掌握专业知识、技术;

  比较大学倡导集中精力于理想树立、时间抓紧、多读书等,许多大学生更愿意在体验友情、经历爱情方面并行不悖,甚至化更多精力;

  大学更期待培养学生追寻前沿知识,许多大学生虽不排斥追求新知,但更愿意追求时尚。

  只是在先进技术学习和创新方面,大学和多数学生意愿可以高度重合。

  大学教育需要有责任、有能力将多数大学生的偏好艺术而有效地迁延到尽可能促成学生的全面成长方向上来;这是大学人才培养的教育教学之梦,也是大学教育的社会责任。同学们理解,就是对大学的支持,同学们努力成长,就是对大学的帮助。

  大学主张的守恒价值并非偏执、傲慢,它们源于大学自身发展历程中的大概率总结,大学认为按照如此守恒价值成长的学生,成功率更高;同时,也是大学的社会责任,大学作为社会设置,必要担当社会制度要求,必要回应社会期待。

  如何弥合大学教育与不同时代成长的大学生自身的内需,这些考量大学、大学教授、大学教师的责任、智慧、能力,也同时考量大学生们的眼光、定力、勇气,考量每个大学生个人的判断和大学生同伴群体能不能相互成长、分享经验。

  为此,我们主张:

  大学必要提供价值导向和主打教育产品,引导学生更贴合社会的需要成长;同时,提供丰富多彩的教育产品,供学生可选择性学习、个性化成长。

  我们期待:

  中国大学转型变迁时期理想的与可能的平衡点应该在:规划大学的生态系统,让树木自由的生长。

  祝愿三亚学院的2015级新同学在未来可期的健康的大学生态中,更有效的学习,更全面的成长,更个性化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