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让石头说话 杨紫

2017/9/25 10:29:07


12.jpg

 


杨紫 

 

天涯文化是一个大概念,大命题。“天涯海角”四个字,自古以来,被广泛运用与书写,众多的诗词文章都给予了它极其丰富的色彩,但终是那么地遥远,那么地静默。

对于天涯海角,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天涯”那就是远方,自己的“海角”,那就是诗。

三亚,是天涯是海角,为什么要去景区———天涯海角,因为人们的心里都有诗有远方,或许自己并不察觉,心里的这份情愫。但它无时不在,无时不有。那么来到这里,天之涯,海之角,便得到了心理上的安慰与期许的满足。这里的石头是天涯的标识,是海角的说明。没有石头,便没有了涯与角。那么,为什么不让石头说话,让这涯与角的石头来讲述这里的故事、这里的文化,来说出人们心里对诗、对远方的那份感怀与缄默。

天涯石上题字的年号就很有故事。很多年前,我们记得是写“雍正十一年”,今天去看是“雍正丁未”。在非物质文化遗产街上看到两个不同的物件上,分明写着两个不同年号。那么,这“天涯”两字到底是什么年代写上去的呢?

雍正是1723年登基,开年号为雍正元年,此后雍正二年,雍正三年……按如此记年法,那么“雍正十一年”的记年法,应该是存在的。因为雍正执政十三年,这十一年,在他任期之任,写在“天涯”旁边,应该是有理由的。

“天涯”二字的写作者是程哲,他在崖城任知府期是雍正二年至六年间,第七年便去了广东。所以认为题刻时间为“雍正丁未年”的人的理由是,那时路途遥远,交通不便,程哲不可能在雍正十一年的时候又回到崖城来写这两个字。认为是后来人在描刻被风雨蚀损的字时,误将“丁未”描成了“十一年”。

按天干地支来排年号,雍正元年是葵卯年,在天干地支的排序中为40。丁未排序在44上,也就是说,雍正四年,便是丁未年。这时程哲恰好正在崖城认职。所以,足以证明“雍正丁未年”才是正确的,理由也很充分。

那么,故事是不是可以这样发生呢?

版本一:一日,时任知府的程哲,信步来到任职管辖区域的海边。面对茫茫大海,心里多有豪情。“我在这天涯之地,谁人知我多少才华,在此不能抒怀”。奋笔写下“天涯”二字。

版本二:程哲是雍正七年广东盐运司运同盐运司运同出差的机会自然很多,四年后又回来。纵然天涯之路遥远,艰辛。但不是绝对没有这个可能啊。那么程哲站在曾经管辖区域的海边。面对茫茫大海,心里多有感慨。“我曾在这天涯之地,怀有多少的抱负啊,如今时不待我,漫漫之路如这天涯之远啊”。动情之下,写下“天涯”二字。

呵呵,这“天涯”二字,可以引历史考评,历史评说,人生感怀,还有多少的故事可以述说。

当然“天涯海角”不是只有这一块石头,还有那“南天一柱”。导游们喜欢告诉人们,这块石头印在人民币二元钱的背面,摸一摸会发财。南天一柱不是因为印在钱上而存在,而是因为其存在,意象非凡才印在人民币上。那我们可不可以讲这样的一个故事?盘古开天,把一片混沌之气,分成清浊二气。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沉为地。为使不让这天地之气再次混合,四方各立一柱来支撑。东、西、北四柱不证,这南天一柱可见。这顶天立地之气势,正是我们立身的节气之象啊。是不是可以修正一个导游词,不要那么功利与世俗呢?

我记得天涯海角还有一块石头上刻着“海判南天”。很多人在此不解,大海怎么“判”南天?难道,天有什么错,要让海来评判吗?这不通也无理啊。何况,海是天的印象呢。  其实,这是一个通假字,这个“判”通意“伴”。那么,“海伴南天”便就顺心顺意了。大海与南天相伴,年年岁岁,经久不止,这一份永远不灭的爱情啊。真是要人间多有些“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美好啊。

对于“天涯海角”,我听到很多人都说,有什么好玩的,不就两块石头吗?对,天涯海角正是有这么几块的石头,但它们有故事,会说话,才让我们知道这里的人文与历史。感受是天地、大海、涯角给我们带来的精神上的爽悦。

请到天涯海角来吧,这里的石头会说话。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印象】凤凰岛上赏夕阳 林顺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