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东坡精神载酒堂 段全林

2017/9/25 10:19:27

9.jpg



段全林

 

儋州中和东坡书院以载酒堂为依托的一座古典建筑物的遗存载酒堂”为东坡被贬昌化军(今儋州昌江)居住、讲学的场所。不少人认识到“载酒堂”的纪念意义和文化意义, 而没有认识到其象征意义。其实,载酒堂”不仅是东坡谪儋功绩的一座纪念堂, 东坡谪儋的一个文化宝库,更是东坡谪儋留给后人的一个精神家园。


一、载酒堂承载着东坡的外王”精神


载酒堂所承载的东坡精神,首先表现为外王”精神,即积极进取、造福百姓的精神,具体表现为:讲学授业,形成儋、琼科举教育之风;关心民生疾苦,倡导改良民俗;倡导民族平等,促进黎汉民族团结;妙笔颂儋州,为世人留下千古佳话。


讲学授业,形成儋、琼科举教育之风王国宪《重修儋县志序》云:儋耳为汉武帝元鼎元年置郡,阅汉魏六朝,至唐及五代,文化未开。”这就是说,儋州在唐、五代之前文化极其落后。儋州开创儋、琼科举及第之先河是从宋代、从苏轼才真正开始的。为了实现收徒授业、教化儋州的目的,东坡走的第一步是团结黎子云、符林、王霄等当地读书人,形成一个谈经讲学的文人小团体。第二步是办起教学据点,苏东坡与儋州军使张中同访黎子云,张中与黎子云兄弟共同集资,在黎子云住宅边建了一座房子,既可作东坡及其少子苏过的栖身之所,也可作为以文会友的地方,东坡根据《汉书·扬雄传》中“载酒问字”的典故为这所房子取名“载酒,兼做教学据点,28名汉黎学子讲学授业,传播中原文化。第三步是补订《易传》、《论语》,撰写《书传》作为教材。在教学方法上,东坡注重深入浅出,讲求实际,因而收到了很好的教学效果。在与学生的关系上,东坡不摆先生架子,表现出一贯的随和、宽厚、质朴的品格。他常亲自带领学生采松制墨、筹措书籍,还拄杖下村寨敲门,悬壶携酒与诸生痛饮吟诗,互相酬唱还带领学生研究当时儋州的物产、气候、医药、卫生,直至作物品种、名胜古迹。经过苏轼的努力,儋州读书之风日渐兴起, 不时可听到琅琅书声四起弦歌苏轼在诗中说:跫然已可喜,况闻弦。儿声自圆美,谁家两青衿, 意思是东坡听到两个邻舍儿朗朗的读书声感到由衷喜悦。他经常鼓励学生,并且预言在他所教弟子中日后必有中举人、进士者,如在《题扇赠姜唐佐诗》中说:“沧海曾断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锦衣不日千人看,始信东坡眼力长。”果然,在他北归后的第三年,他的学生姜唐佐中举人,成为海南历史上第一个举人;在他北归后的第八年,儋州人符确考中进士,成为海南第一个进士。后来,还有王霄、李迪等考中进士。东坡离琼近五十年后,李光在《迁建儋州学记》中指出:“时人知教子,家习儒风,青衿之士日以增盛。”可见,东坡之后儋州家习儒风业已形成。明代以后,儋州学者相继在载酒设帐讲学,使之成为海南及儋州最高学府。清代儋州进士王云清、举人唐丙章也曾执教于书院,儋州从而成为古代海南文化最发达之地。所以,《琼台记事录》载戴肇辰言:苏文公之谪居儋耳,讲学明道,教化日兴,琼州人文之盛,实自公启之。


关心民生疾苦,倡导改良民俗苏东坡居住在桄榔庵,见当地民常年之水而患疾。为帮助乡亲们病痛身之苦,带领乡民在桄榔庵附近打了一口水井。由泉旺水甜,疾病便多,乡亲们感激地称之为坡井”。百年,石井沿壁磨出的道深深痕记忆着月,成为东坡关心民生疾苦照。苏轼在儋州时,这里农业还处于刀耕火种原始时代,由于生产方式十分落后,黎族百姓生活十分贫困苏轼苦口婆心地劝导他们发展农业生产, “听我苦言,其福永久”,便是明证。他写《和陶劝农六首》“天不假易,也不汝匮”,“利尔耕耘,好尔邻偶。斩艾蓬蓊,南东其亩,父史扶梃,以扶游手”。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他希望黎族出现“霜降稻实,千箱一轨”“大作尔社,一醉醇美”丰衣足食的景象

由于儋州文化与观念落后,当地人有三种陋习:“病以巫为医”,“得牛皆以祭鬼”,“坐男使女”,即当地人病了不医治,说是妖魔作怪,要请巫师捉鬼杀牛驱邪,牛成为人们举起屠刀任意砍杀的对象;重男轻女,男人懒惰,女人辛勤劳作。为改良这些陋俗,东坡一方面以诗书礼教给予说服教育,一方面广泛收集药方,向他们传播医药科学,使这些风气得以收敛正因为如此,《儋州县志记载:“北宋苏文忠公来琼,居儋年,以诗书礼教转化其风俗,变化其人心。   


倡导民族平等,促进黎汉民族团结中国历代封建统治者长期存在着对边远少数民族的歧视,这特别不利于民族的团结和国家的统一。早在汉武帝时代,海南岛的黎族人就反抗攻击太守,遭到当权者的杀害。苏轼踏上海南这片土地耳闻目睹黎族人民遭受欺凌的现实,在诗中提出了民族平等的主张其子苏过有专文《论海南黎事书》系统表现苏氏父子的民族思想。苏轼在诗中写道:咨尔黎汉,均是一民。”又说:“华夷两樽合,醉笑一杯同”。苏东坡父子能够发现黎人身上的优点,从而超越民族的偏见,以平等的光看待他们,因此与他们结下了深厚友谊,受到了黎族百姓喜欢“总角黎家三四童,口吹葱叶送迎翁”,“野径行行遇小童,黎音笑语说坡翁”,这些诗句表明东坡与黎族小孩都成朋友了,他在实践方面对促进黎汉民族团结所做的努力,间接得到了印证


    妙笔颂儋州,为世人留下了宝贵的文献资料在艰苦的环境里,东坡的笔并没有停,他以超然的心态,以著书为乐,在儋州创作了诗词140余首,散文100余篇用枯萎的生命描绘出了海南的风景美、风情美,写出了对海南的喜爱之情。比如,他将自己从琼州(今海口)经过两个多月的行程到达昌化(今儋州)的路线形象地描述为“我行西北隅,如度月半弓”,描述自己在海南西北部走了一个半月形的弧线。前往昌化途中,苏轼被黎族山急雨阵阵树动,山谷鸣响壮丽景象所吸引,道:“千山动鳞甲,谷酣笙。安知非群仙,天宴未,描绘出了海南的风景美。载酒堂内的“春牛石雕”是根据苏轼的《减字木兰花·已卯儋耳春词》雕刻的:“春牛春杖,无限春风来海上。便丐春工,染得桃红似肉红。春幡春胜,一阵春风吹酒醒。不似天涯,卷起杨花似雪花。这首词是一首咏春词作者以欢快的笔触描绘了当地民迎春祭祀的仪式和海南绚丽的春光,是一首引人入胜的风俗画,寄托了作者身在天涯、心同诸黎百姓的随遇而安的达观思想苏轼《食槟榔》曰:“上有垂房子,下绕绛刺御。吸津得微甘,著齿随亦苦。”写出了槟榔的生长特点、形状和吸食时的体味。“暗麝著人簪茉莉,潮登槟榔:初嚼槟榔者会出现面红发热、出汗等现象,这就叫醉槟榔,一是因为槟榔本身所含之生物碱,二是点槟榔的“心子”中含石灰汁、贻糖、香精等混合物,它们共同作用于人体,引起植物神经兴奋所致。莫作天涯万里意,溪自有舞雩黎歌,余音杳杳,这些是对黎族歌舞的描写佳句。苏轼对槟榔和黎族歌舞的赞美,代表了他对海南风情美的赞美65岁的苏轼遇赦北归,写下了著名的《六月二十夜渡海“九死南荒吾不恨,玆游奇绝冠平生北归时还留下了著名的《别海南黎民表》,其中有四句:“我本儋耳人,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这些代表性佳句写出了东坡对海南的喜爱之情。

以上四个方面,体现的是东坡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的精神,东坡积极进取、造福百姓的外王精神,也东坡谪儋的四大功绩


二、载酒堂承载着东坡的内圣”精神


东坡以风烛残年之身,携幼子苏过,飘洋过海,万里投荒,非常凄凉。然而,他没有被逆境所吓倒,很快适应了周围环境,表现出三大内圣精神:苦中作乐、随遇而安的达观精神;诚信交友、与民同乐的平易精神;注重养生、有错必改的“慎独”精神。


苦中作乐、随遇而安的达观精神。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 东坡被贬昌化军,他先住在儋州伦江驿馆(今中和镇),后被朝中政敌章惇的党羽湖南提董必在广西得知此情后派人将其逐出, 只好暂时借宿在黎子居(酒堂前身)。苏轼在《与程秀才书》一文中描述了“六无”:“此间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慨叹其生活之困苦,之凄凉后来众学躬泥水之役众乡亲甓畚土助之,最中和镇南郊竹身青海棠枝热带乔木桄榔林中茅屋三安居下来。尽管凄凉,东坡不改乐天派本色,为茅屋取了个文雅的名字桄榔庵題《桄榔庵》:东坡居士谪于儋州,地可居,偃息桄榔林中,摘叶书銘,以还在桄榔庵旁一个面积约十余亩的清水塘里种、观赏莲花,篇留传后世城南有荒池,琐细谁复采。幽姿小芙蕖,香色未改。直至后来有了载酒”,住宿情况才得到改观,但饮食依然很艰苦,因为儋州粮食生产无法自给,多依赖海北船舶的输送,此外便只能靠薯芋杂米做粥以充饥这对一个长期读书为官的士子来说,是何等的艰难但是苏轼仍能积极面对生活,常以山芋为食。有一次,其子苏过想出了烹饪山芋的新法,色香味都较过去的好,东坡高兴得亲自命名此菜为“东坡玉糁羹”,还写诗赞曰:“香似龙涎仍酽白,味如牛乳更全新。莫将南海金齑脍,轻比东坡玉糁羹。”诗中前两句极写此羹色香味形之佳美,后两句以东南佳味金齑玉鲙来对比,进一步强调玉糁羹之美味。苦中作乐之情,溢于言表,也借玉糁羹表达出了他随遇而安的达观精神。

除玉糁羹外苏轼还以睿智的目光,利用便宜而容易得到的原料尝试研制酒和其他美食。其弟子葛延之在《食姜粥记》记载的东坡宴有八道菜:东坡豆、东坡鸡、东坡肉、东坡三鲜、东坡蚝、东坡狗肉、东坡肘子、玉糁羹,还有用黑豆和冬青酿制的东坡酒。故而酒堂”里有明代大画家唐寅所画的《坡仙笠屐图》:东坡头戴竹帽,脚穿木屐,高卷裤管,身体向前倾斜,在村路上顶雨急行的画面。这幅画艺术地再现了苏轼在艰苦环境下坚强不屈的豁达情怀


  诚信交友、与民同乐的平易精神。东坡居儋为人处世,完全以诚信、克己、谦让、勤勉、自重等道义为依据。东坡说过:“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 一日,东坡访问儋州百岁老翁王肱不遇,亲自书其壁曰:“轼来奉谒,往庄未还。”东坡讲求诚信,由此可见一斑。他十分尊重这位寿星,“授之占星图,翁习之有验。”除结交这位百岁寿星外,东坡结交的当地朋友还有黎子云兄弟、符林、王介石、赵梦得、许珏和许康民父子、杨道士、王霄等。其中,最典型的是与春梦婆的交往趣事。婆,宋代中和人,年70余,因她曾对苏轼说:(即翰林,指苏轼)昔日富,一”,而被苏轼称为“春”。据说,有一天访友回,路遇丈夫送的春婆,便跟她开了个玩笑:云鬓蓬松兩腕粗,手携饭篮”。春婆不加思索地答道:“是非只口,得朝廷你乎?”她一语击痛心之处公大吃一赔礼道歉,并夸赞村妇才高口快。后来,苏公有诗云:“投梭每困东邻女,扇唯逢春”(《被酒獨行》之三),叙写了他与交往的片段生活。

东坡为人处世的平易精神,丰富了他晚年的精神生活,密切了他与田夫野老、州官乡贤、道士和尚、旧友新交的往来交游,甚至被人们赋予了传奇色彩。比如,“钦帅泉”是为了纪念东坡曾到任过兵部尚书而得名,当地人称“酒井”。相传州城一老妇孤苦无依,梦见东坡告诉她新挖“钦帅泉”井水可当酒卖。老妇醒来赶去品尝,闻到酒香,就挑井水当酒卖。邻居夸她命运好,老妇却说:“井水当酒卖,好是好,就是没有糟喂猪。”从此,井水不再有酒味。邻居以打油诗讽刺老妇,“天高不为高,人心最为高。井水当酒卖,还嫌酒无糟。”


注重养生、有错必改的“慎独”精神。东坡一贯注重养生,谪居儋州时也是如此。他的养生之道见于《记三养》短文:“东坡居士,自今以往,不过一爵一肉,有尊客盛馔,则可损不可增。……一是安分以养福,二是宽骨以养气,三是省费以养财。”在当时那种恶劣的自然环境和严酷的政治压力下,东坡保持这种严谨高雅的自我修养,足见其晚年养生的不懈精神。儋州秀才许康民问他养生之道,他挥笔写曰:“无事以当贵,早寝以当富。”在《息轩》中又说:“无事此静坐,一日似两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介绍了不要被忧虑所困、早睡、静坐的养生之道。他写的《谪居三适三首》,也形象地叙述了他的养生之道。其中的《旦起理发》后四句曰:“一洗耳目明,习习万窍通。爬搔末之近,已困冠巾重”,劝人们早晨起来洗发、多梳理几遍头发;《午窗坐睡》曰:“蒲团盘两膝,竹儿阁双肘。身心两不见,息息安且久”, 劝人们午间盘膝安坐良久;《夜坐濯足》曰:“云安市无井,斗水宽百忧。得米如得珠,食菜不敢留”, 劝人们晚间用热水洗脚,并且要吃米和蔬菜,不要吃大鱼大肉的养生经验。


酒堂外的空地上有一种很特别的“狗仔花”,它的花蕊的形状如同五条小狗团团围坐。关于此花,民间流传着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相传王安石曾就“狗仔花”写过两句诗:“明月当空叫,五犬卧花心。”东坡看见了,认为写的不符合现实,便改成:“明月当空照,五犬卧花阴。”王安石知道了此事,就嘲笑东坡见闻不广。后来东坡被贬到儋州,亲眼看到了狗仔花和明月鸟,才恍然大悟,自己当年原来改错了王安石的诗。这一故事,有力说明了东坡谪居儋州时有错必改的精神。


    总之,载酒堂不只是一个讲堂,它承载着东坡“外王”和“内圣 ”精神,东坡谪儋留给我们的一个精神家园,一个精神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