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与社会】海南首家“文学艺术创作实践基地”诞生记 冯汝常

2017/9/25 10:07:09

6.jpg


海南首家“文学艺术创作实践基地”诞生记

---从语言围城到王者世界创意写作的跨越式变迁

 

冯汝常

 

201754日,海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与三亚学院联合共建的全省首个“海南省文学艺术教育实践基地”、“海南省文学艺术创作实践基地”在三亚学院举行了签约揭牌仪式。海南省文联作协党组书记、主席孙苏,三亚市副市长许振凌,省文联作协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陆明,省文联副主席阮江华、陈洪,三亚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李蔓华以及三亚相关领导莅临活动现场。三亚学院党委书记、校长陆丹表示,海南省文学艺术教育实践基地和海南省文学艺术创作实践基地的成立,使双方人才优势和学科专业得以互相发展促进,也使得三亚学院的大学创意写作在促进海南文艺事业和文艺产业繁荣发展过程中的定位更加清晰。

 

一、创意写作的突如其来

 

一般文学写作课教学的惯例就是教师传授写作基础知识和小说、散文、戏剧、诗歌分体写作理论,然后学生根据题目和材料进行写作练习,教师批阅作业评点发还,这就大体上完成了大学中文专业的写作理论与实践教学任务。多少年来都如此,很少有人质疑。于是,大学写作课就在语言的围城里自给自足,放任外面世界任意由影视、音乐、绘画、娱玩等流行文创占领。文学和文学课就如阳春白雪般成为少数人操纵的木偶戏,并没有成为下里巴人们或大众的狂欢。然而,创意写作的出现正逐渐改变这一切:它要带领写作课和文学们大胆地闯入平凡的世界,给网络文学、电视剧、电影、动漫游戏、甚至漫画等文创提供原创IP,也使自身成为王者荣耀时代的一种现实产品。

2014年之前,三亚学院的文学写作课确确实实是给文学写作打基础的“基础写作”,根本称不上是文学“写作”课。课程依据的教材《现代写作教程》,讲授的是写作原理、写作文体和写作教学等知识。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人文与传播学院于2014年9月正式成立了“创意写作研究中心”,积聚力量,准备改变大学写作的现状。

2015年春天的凤凰花开艳丽之时,三亚学院开展的小班教学改革劲风也应时而至,就这样创意写作占领了“基础写作”的讲台,这突如其来的创意写作一下子激发了学习者的文学激情,由此,“海天秀美——三亚非来不可(学者看三亚天涯浪漫——如此眷恋三亚(学子看三亚)、南海留影——徜徉三亚之间(海外看三亚)”等“看三亚”文化书系的策划与编撰横空出世,也标志着创意写作实现了对传统写作的跨越式变迁。

其实,自创意写作的概念被引入国内不久,就已引起人们的关注,它在国外的发展史也成为课程建设者研究的焦点之一。创意写作兴起于美国。随着20世纪美国高校教育的改革体系化运作发展,创意写作被赋予了重要的地位。自1936年爱荷华大学创立第一个创意写作工坊始,经过近50年的发展完善,到1984年时已发展形成了150个大学学位系统(包括文科硕士、艺术硕士、博士学位等),据2004年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已有超过350个创意写作系统,采取的方式是作家驻校任教,形成了较完备的体系与领先地位的研究理论。美国政府年投入2亿打造的巨型合作体,被美国文化评论称之为“这是世界上从未有过的对当代作家最大的文学支持体系”。

美国作家爱默生在1837年首先提出了“创意写作”(Creative Writing)概念,他希望美国高校的文学系写作教育能够从理性中挣脱,将“创造性阅读”(creative reading)与“创意写作”,以结合还原文学的创造性。此后,在“创意写作”的探索阶段,1885年,“创意写作”正式进入美国高等教育,哈佛大学本科新生的写作课程是“新生英语”(freshman English)。“创意写作”课程的出现,标志了创意写作的真正开端。1897年,“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坊”(Iowa Writers’ Workshop)成立,由于“工作坊”创造了利于作家和学生沟通交流的样式,就逐渐成为写作课程的教学模式。1936年,美国爱荷华大学正式启动“创意写作项目”(Creative Writing Program),包括本科与专业性艺术硕士(Master of Fine Arts,简称MFA)在内。据说,这是写作领域的第一个创意写作专业性艺术硕士学位(MFA)。英语写作课程师资来自校内的创作型学者以及驻校作家,也接受校外的访问作家,课程继续沿用“工作坊”模式——读书、研讨、创作、修改、评价融为一体。

美国著名的导演、编剧、演员、喜剧演员、作家、音乐家与剧作家伍迪·艾伦有句名言:80%的成功来自出席。”创意写作“工坊式”模式让写作课成为学习者“出席”写作的空间,他们在课堂上的各种“创作”往往就成了可以公开发行或出版的作品。很多人对这种作家和学习写作的人一起的“工坊式”课堂表现出好奇心和认同。借此东风,美国创意写作学科进入了飞速发展的阶段。现在,美国高校已有800多个创意写作班,有150多个授予艺术硕士学位的创意写作项目,其中30多个有资格授予博士学位资格。不仅如此,当太平洋彼岸的创意写作风生水起之时,华裔作家白先勇、严歌苓等也参与其中,甚至北岛、余华等人也参加了“爱荷华国际写作计划”。

与此同时,关注中国中文教育的一些作家,也开始行动了。2008年,著名作家严歌苓推荐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创意写作”创始人舒尔茨夫妇到复旦讲学,这次讲学鼓舞了复旦大学的“文学创作”硕士点建设,使之于2009年建成了国内第一家创意写作MFA。这一年,葛红兵在上海大学成立了文学与创意写作研究中心。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等高校,借鉴国内外创意写作教学经验,开始推动“创意写作工作坊”、“作家工作坊”等课程改革。

远离大陆的海南似乎反映慢了半拍,但是,三亚学院却抓住机遇迅速开展了相关研究。从2012年始筹备,到2013年的学习调研,终于2014年9月4日正式挂牌建立海南第一家“天涯创意写作研究中心”,建成了拥有独立域名的研究网站,同时,也为创意写作教学的开展做好了充分准备。

 

二、思维跨界的恰逢其时

 

传统写作课灌输的写作理论不是主题、材料、结构,就是写作的主体、客体、载体、受体等名词概念,很少在创意思维上努力,而思维的跨界好像还在“远方”。

法国作家、文学评论家、社会活动家阿纳托尔·法朗士(Anatole France,1844-1924)说过:“好奇心造就科学家和诗人。”创意写作的“工坊式”在互动交流中激发写作创意与表达的“好奇心”,让学习写作的人驰骋想象,“大胆写出心中的故事”。因此,创意写作在思维上的训练独具特色,它不仅顺从学习的内心,拒绝各种语言的、结构的、方法的“障碍”,而且直白地告诉写作者:你完全可以“一只鸟接着一只鸟”·拉莫特著《关于写作——一只鸟接着一只鸟》那样随意地去写,不要有任何主题、结构、语言的顾忌。因为,在创意写作那里,激发思维想象远比写作理论知识重要。那么,如何激发创意思维呢?

爱因斯坦曾经说:“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着世界的一切,推动着进步,并且是知识进化的源泉。”是的,在创意写作的“工坊式”课堂,激发想象力成为首要任务之一,因为“写作思维的启动又是在有效的动力的驱动之下激活起来的意识活动”,这说明它需要外在的激发;“没有这种有效的动力的驱使,写作思维的‘机器’是不能转动起来的,它永远是一堆‘废铁’。”因此,调动写作者的学习兴趣以形成动力,激发写作思维就成了创意写作课程必不可少的环节。

一般写作思维对于创意写作来说是不够的,还必须激发具有创造性的创意,以使写作者进入创意写作状态。那么,如何进行创意激发呢?

举例来说,可以选择话题激发。实践证明,选取时下娱乐新闻话题来激发创意思维是比较容易成功的。如《摔跤吧!爸爸》引发的电影评论就是一个很好的话题,从《摔跤吧!爸爸》这个话题,激发学习者展开创意思考:为什么《摔跤吧!爸爸》戳中了人们的泪点?想象一下,发生在我们周边的类似故事,《做饭吧!爸爸》、《学习吧!同学》、《游戏吧!少年》、《毕业吧!青春》、《安静吧!骚年》……或许,每一个故事都是学习者独特的经历或闻见,而各自毫无约束的书写天然地带有创新的表达,成为创意写作的创意真实。当然也可以选取区域文化的图腾或神话传说激发。在这一方面,创意写作“工坊式”交流鼓励来自各地的学习者说出各自文化圈的图腾或神话传说,以激发创意。比如来自云南的白族可能会说到当地的本主崇拜,而海南的学习者也许会提到黎族的种种传说,比如鹿回头等。通过各自图腾、传说故事等讲述,引出人类文化学的万物有灵思维,原始宗教信仰和巫术等,在学习者相互信息的激发之下,进入到创意创作的故事创作显然已经不再困难。

可见,思维跨界在创意写作中已经出场。不仅创意写作的激发需要思维跨界,它将文学、民俗学、神话学、符号学等不同学科结合起来,而且,创意写作的成果——文本,也需要以思维跨界去经营——因为,创意写作往往并不以文本为最终成果。

“看三亚”系列的三个文本的创作为例,在创意写作的思维跨界支持下,“看三亚”系列将会由一般常见书本状态走向文创化发展,即将三本书进一步文创延伸,会逐渐出现绘本、电视散文、微电影、漫画、手绘、朗读、动漫、微媒体软文、微媒体文本、乃至微缩景观等各式各样的可以“复制”产品。如此,普通的创意写作文本就实现了与文创产业的结合,形成创意写作文本——文创——市场的写作发展路径。

三亚学院《校园十景明信片》为例,在创意写作描写校园十景基础上,创意写作研究中心根据风景描绘,拍摄了实景图片,然后开发了一套校园手绘,将创意文字与图片结合。在此基础上,又将明信片图与文字浓缩加工与创新改造,开发了抱枕产品,创新了“我的写作课工坊”作业本,而后续的书签、创意写作本等也将继续把创意写作的文本与产品融合延伸,实现从思维跨界到产品跨界的转换。由此,通过思维跨界,创意写作将自身打造成文创的先行者和生力军,也成为产学研结合的一个小典范。这不仅符合《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的时代之需,也将成为大学写作课程努力的方向。

 

三、写作能力的越野较量

如前所述,创意写作不再把自己局限于文字的围城,它实现了从思维跨界到产品跨界的转换。此时,仅仅用在纸张上进行文字排列,已经不能完全描述创意写作的生存与发展状态。要从更广阔的信息时代,来理解与接纳创意写作及其时代的来临。

在创意写作的各种教科书中,既有鼓励人“开始写吧”的激发,也有“一只鸟接着一只鸟”的作家经验传授,更有“写好前五页”、“文学速成全攻略”之类的写作技巧指南。这些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创意写作书系”的教科书,成为当下创意写作课程的教参。然而,由于这些书都是域外作家写作的,而且年代也并不新,所以,作为教参是可以的,如果要当做学习的榜样会有过时之嫌。

在中国大学的课堂上,估计外国人很难想象手机普遍“出席”的现象,当然,新闻里说外国人已经发现中国网络小说具有各种治愈功能。这表明,在中国从事写作的人已经摆脱纸上围城,用更先进的电脑文本和手机微文本进行创作了。在网络智能时代,写作能力已经越过书本阅读的边界,开始在更多的网络世界展开“野外”较量。

创意写作鼓励利用新媒体开展写作,在文字的行列里可以植入各式超链接,使得内容更加丰富多彩。在题材内容上,传统的农业、工业、军事、政治、爱情、科幻等划分已经被甩,新的创意文本可能在悬疑、玄幻、穿越、盗墓、奇幻、仙侠、游戏等之间变换杂糅。就拿知白守黑的游戏小说《王者荣耀》来说,它无疑要在与传统文学的书写中赢得越野较量,如其部分目录:第一章:韩服第一!第二章:英勇黄铜!第三章:无耻的宋自强---第二十章欢迎来到德莱联盟!”这种超常规的创意文本与语言表达,以青春不死,荣耀长存! 王者归来,谁敢不服!”为号召,彰显了写作能力“王者”的越野心态。与IP剧相比,《王者荣耀》在手机上霸屏或刷屏的时间,足以证明了其创作的成功。

创意写作对传统写作的跨越式变迁还在于创意写作认为“作家是可以培养的”,而经过培养似乎“人人可以成为作家”。这正是我们在海南开展创意写作教育所期望的,三亚学院创意写作研究中心和创意写作课都希望学习者成为“作家”,进入创意写作“王者的世界”,大学创意写作“工坊式”的课堂更乐意担任成人之美这样的“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