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访谈录】“一打纲领不如一步行动,我们有无限向前推进的空间”——校长助理朱沁夫

2017/6/9 17:15:39


编者按:


日前,三亚学院第二届教职工代表大会暨工会会员代表大会审议通过了《USY办学纲要》、《USY卓越发展进取者行动指南——管理体系说明》、《USY卓越进程战略设计与行动》、《USY卓越发展——大学文化解析与发力》等四个办学纲领性文件,该系列文件将成为学校卓越发展进程中长期坚持的价值遵循和行动指南。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会议精神,号召全体教职工加强学习、深刻领悟、自觉执行四个文件的重要指示,在全校范围内传播推广,凝聚最大共识。本网特开设《特别访谈录》专题,陆续刊发部分校领导、中层干部、教师代表的访谈实录,以期更精准地对接文件精神,开展各项工作,为学校卓越事业作出最大贡献。


IMG_7767 (1)的副本.jpg

校长助理朱沁夫


记者:您如何理解《USY办学纲要》等四个文件?

朱沁夫:这四个文件,尤其是《USY办学纲要》和《USY卓越发展进取者行动指南》体现了两个方面的内涵:一是对教育规律的遵循;二是对积极进取精神的充分肯定。我认为,这两种精神对中国高等教育发展来说,尤为关键。中国的高等教育发展进程中经常会出现一些政策变化,或者说出现一些“波动”。一个行业、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如果出现政策上过多的波动,是不利于发展的,是效率低下的。而我们对教学规律的遵循,是坚持我们自己的价值判断,这是推进我们快速、健康、持续发展的内在稳定器。这也是我们这些年来一直坚守、使得三亚学院快速发展的根本原因。


记者:对于战略设计与行动、大学文化解析与发力,您如何评价?

朱沁夫:这两个文件实际上是上述两种精神的体现,它恰好体现了两个不同的层次。如果说《USY办学纲要》和《USY卓越发展进取者行动指南》是内在的动力因素,那《USY卓越进程战略设计与行动》、《USY卓越发展大学文化解析与发力》就是动力因素的客观呈现,这是我的看法。


记者:“以进取者为标榜”的内涵是什么?

朱沁夫:“进取者”应该是这样一类人群,他的精神风貌是昂扬向上的,内心总有一股气,追求进步,这在推动事业发展上非常重要。我们的干部可以是这样、老师可以是这样、学生也可以是这样,这是个全方位的体系。单靠某一群人进取不行,他必须是一个整体,形成一种文化。如果学校只有一个进取者,其他人没有这种向上的精神,那这个进取者也会被淹没。所以,“进取者”是一种精神,一种风貌,同时还得有成果产出。


记者:您所说的成果产出是指什么?

朱沁夫:列宁曾经说过:“一打纲领不如一步行动”,他说:“那些虽然是资产阶级的但是精通业务的‘科学和技术专家’,要比狂妄自大的共产党员宝贵十倍。”这就说明,我们仅仅只是一种气势、一种精神、一种想法是行不通的,要有实实在在的东西拿出来。学生有好的成绩、好的创造发明;老师培养优秀的学生、科研成果呈现出来;干部能够起带头作用,使得某方面工作起到很大变化等等,这就是成果产出,必须拿事实说话、拿数据说话、拿成果说话。


记者:您所主管的工作将如何对接四个文件?

朱沁夫:我协助分管科研工作,我在想科研工作要做进取者,怎么做,我们要用指标来衡量。科研项目水平是不是在提高、结项成果是不是在提高、增长数量的论文水平是不是在提高、科研经费是不是在增长、老师的科研水平是不是在提高、科研氛围是不是日益浓厚……这都是我们衡量的标准。


记者:目前,我们科研的整体水平怎么样?

朱沁夫:目前,我们在2016年度全国民办高校科研排名是A+等级,第八名,较去年上升一个名次。论文数量在增长,尤其是核心期刊论文数的增长,省部级项目也在大幅度提升。根据最新的科研报告统计,我们学校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数位居全国民办高校第一位、论文数量位居第六位;在海南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数排名第三、论文数量排名第四。科研是需要长期积累,老师们很努力,学校的科研激励制度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所以,我们还是有比较明显的进步,每年都在往前走。


记者:办学纲要中提出的科研工作目标应该如何定位?

朱沁夫:首先是塑造大学学术气质,这需要一个过程,需要形成一种崇尚科学的文化,需要我们一系列的评价机制和激励机制发挥作用;教职工科研素养是一种学术气质和内在修养,要靠书本来积累,教师的举手投足要有学者模样,这个装不出来,也演不了;而学生科学精神和创新能力需要整个学校的一种补给,四年的细心培养,最根本的是我们有一个科学育人的理念、科学育人的方法和科学育人的培养方案。当教职工科研素养和学生创新能力提升了,大学的学术气质就有了。


记者:结合四个文件,“科研的智力服务”表现在哪些方面?

朱沁夫:高校的重要任务之一是服务地方,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我们已经做了很多这样的事情。比如,我们的一批研究成果被政府部门采纳,法学与社会学学院参与起草的《三亚市河道生态保护管理条例》获省人大常委会批准通过,海南省生态文明研究基地的报告直接服务于我省生态文明建设,还有国家治理研究院的部门研究成果供国家决策参考,陆丹教授、王宏海教授等研究成果为中央建言献策等等,这就是智力服务,服务国家,服务地方。


记者:如何评价“成为中国民办大学标杆”愿景?

朱沁夫:实际上,某些方面我认为已经是标杆了。比如我们的机制建设,我们的办学纲要等。文件中,鲜明地提出这样的战略愿景,目标非常明确。有人认为这个目标太低,我不以为然,第一名和第二名可以拉开很大差距,第二名80分,第一名可以是90分,也可以是95分。所以,我认为这个目标很恰当、可实现,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有无限向前推进的空间。现在的很多大学还在跟着教育部的文件跑,我们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这才是胜举,这才是刚才所说的内在稳定器,这就是标杆。



系列报道:

 【特别访谈录】“目标要看得到、摸得到,跳起来够得着”——党委副书记、学务长沈建勇

 【特别访谈录】“成为中国民办大学标杆,是我们的一种责任,一种情怀” ——副校长刘晓鹰




(编辑:徐滢)